拖了一年后,印度為何此時對美國下手?

漳州網 劉 欣2019-06-17 22:24:22
瀏覽

  從6月16日起,印度政府開始對28種美國輸印產品加征關稅。其中,核桃類商品關稅增加幅度最大,從30%上漲到120%。

  這份關稅清單,印度早在去年6月就已擬定,打算以此報復美國對印度加征鋼鋁關稅。但此后印度多次推遲加征關稅的日期,直到最近才實施。

  拖了一年之后,印度為何此時反擊?這里有兩個背景不容忽視:一是印度沒能成功爭取美國鋼鋁關稅豁免,二是美國政府宣布取消給予印度普惠制待遇。

  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采訪的專家認為,印度的關稅舉措表明對美國已經很失望,同時也終于看清了美國貿易霸凌主義的真實面目。

  美印之間有怎樣的關稅糾葛?

  2018年3月,美國宣布對進口鋼鋁產品加征關稅,不少美國盟友也在關稅名單內。該政策宣布之后,包括印度在內的經濟體紛紛尋求豁免。

  然而,時隔3個月之后,印度正式加入了對美反擊陣營。2018年6月21日,印度財政部宣布,為報復美國向印度加征鋼鋁關稅,印度決定對農產品和鋼鐵制品等29種美國進口產品提高關稅。

  據印度媒體報道稱,由于美國對印度鋼鋁產品加征關稅將對印度造成約2.41億美元的關稅影響,印度的報復舉措料將對美國產生同等影響。

  這一報復舉措一年之后才得以實施。

  四川大學中國南亞研究中心教授戴永紅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印度此時對美加征關稅的直接導火索,是美國6月5日宣布印度無法再享受美國的關稅減免優惠,也就是終止了印度的普惠制(GSP)貿易地位。

  戴永紅還指出,莫迪第二屆任期開始不久后宣布該反擊措施,不僅是兌現對選民的承諾,同時也表明印度政府終于看清美國貿易霸凌主義的真實面目。作為崛起的發展中大國,印度也可能和中國一樣面臨美國的貿易霸凌。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小雪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美國對印度加征鋼鋁關稅后,雙方進行了多輪的談判,最后美國不僅沒有給予豁免,而且還終止了印度的普惠制資格。印度實施早就準備好的關稅措施,表明對美國很失望。

  “去年印度面臨大選,莫迪政府把這件事低調處理。如今莫迪當選了,至少要做出一個回應的姿態。”劉小雪說。

  據悉,普惠關稅是經濟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出口貨物普遍給予的一種關稅優惠制度。美國自20世紀70年代開始實施普惠制,印度曾是這一政策的最大受惠國。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取消給予印度普遍優惠制待遇,理由是印度“沒能夠確保向美國提供公平、合理的市場準入條件”。而印方對美方取消印度普惠制待遇表達“遺憾”,并表示將就這類事務“始終維護國家利益”。

  《印度斯坦時報》指出,美國政府一系列對印打壓,成功地將美國塑造成一個“不靠譜”的伙伴,無意中鼓勵印度采取措施對沖風險。“特朗普政府的任意性和獨斷專行,給印度帶來不斷上升的成本。在外交上,為了建立討價還價的籌碼、阻止變本加厲的恃強凌弱,反擊往往是必要的。”

  6月15日,印度財政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將對美國集中產品征收關稅,并于6月16日生效,這些商品包括蘋果、杏仁、扁豆等28種美國商品。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農業部的數據顯示,印度目前是美國杏仁的最大購買國,2018年印度以5.43億美元價格購買了超過一半的美國杏仁。此外,印度還是美國蘋果的第二大買家,2018年的購買額約為1.56億美元。

  印度的關稅清單中,就包含美國的杏仁和蘋果。《印度時報》指出,這波關稅清單將損害這20余種商品的美國出口商的利益,同時也直接為印度帶來約2.17億美元的關稅收入。

  美印經貿關系將更緊張?

  最近一段時間,美國和印度貿易摩擦不斷,特朗普政府多次公開“炮轟”印度。

  2019年1月,特朗普指責印度對美商品關稅太高,他說:“印度的關稅太高,他們對我們征收了太多的關稅,你們看看威士忌,印度關稅150%,我們沒有關稅。”

  另外,特朗普還提到了印度曾對美國的哈雷戴維森(Harley-Davidson)摩托車征收100%的進口關稅,他說:“我用了兩分鐘時間,讓他們降到了50%。”

  一直以來,美國有意終止印度的“零關稅”待遇,并希望收取“互惠稅”,以配合新德里對從美國進口的產品征收的重稅。

  除了關稅,特朗普政府還對美印貿易逆差耿耿于懷。路透社指出,特朗普政府對貿易赤字的執念,使美國對印度相對溫和的240億美元貿易逆差再度成為焦點。

  面對美國的步步緊逼,印度也不再忍耐,終于出手。《紐約時報》指出,美印貿易摩擦原本屬于“慢動作爭斗”,如今印度的反制標志著美印經貿博弈的最新升級。

  值得注意的是,6月底,印度總理莫迪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在G20大阪峰會上舉行會晤。特朗普政府官員近期表示,美國愿意通過對話解決這些分歧,但要求印度放棄貿易壁壘。

  據印度報業托拉斯報道,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華盛頓出席印度創意峰會時敦促莫迪政府加強改革,進一步開放市場和經濟。羅斯還說,將在不久后訪問印度,討論并解決印美經貿關系中的關鍵問題。

  戴永紅告訴國是直通車記者,美印兩國的貿易摩擦還將持續一段時間,不排除在面對更多國家一致反對的情況下,特朗普政府最終選擇通過談判解決與印度的問題。“但是按照莫迪的性格,印度屈服于美國的可能性是非常小。”

  劉小雪則表示,美印雙仍將繼續談判,“美國拿貿易赤字說事情,最主要的還是看中了印度的市場,想要在印度定下規矩”。

  有觀點指出,面臨來自美國的壓力,印度可能在談判中被要求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

  劉小雪認為,美印達成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可能性不大。她表示,印度跟任何國家達成的FTA,自由化程度都很低,負面清單也很長,而美國要求達成的FTA則不允許這樣。如果美印達成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印度要做出很多進一步的開放,印度的平均關稅還是比較高。

  專注貿易問題的印度專家表示:“盡管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我們能得到什么回報,但人們必須知道,由于明年的(美國)大選,美國無法承諾并提供任何有利于印度的東西,比如更寬松的簽證規定,現在不是達成雙邊協議的時候。”(孫秋霞)

拖了一年后,印度為何此時對美國下手?